搜尋

如何应对美国遗产税法的变动

原创: 杨司律师



2017年底,川普签署的税改方案,对很多高净值人士无疑是个喜讯: 遗产免税额翻倍,等效于凭空省下几百万遗产税。

拜登当选后,这个话题又重回风口浪尖。拜登竞选时立下口号,要把免税额降到三百万,不到当前额度的三分之一。


然而过去一年,尽管新政府推出一个又一个税务法案,遗产税改却始终没有动静。利益相关人士翘首以盼,直到2022新年钟声敲响,才长舒一口气:看来拜登政府是把遗产税这事抛在脑后了。


那么,是否我们真就可以高枕无忧,安心把千万资产免税传承给孩子呢?


什么是遗产税与赠予税


在美国,只有死亡和交税不可避免。


在诸多繁杂的税务种类中,有一个税种为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那就是遗产与赠与税(Estate and Gift Tax)。


原因很简单:遗产与赠与税的税率高达40%!再加上各州的州遗产税,很容易导致过半遗产值都被拿去缴税的情况。


有这样一个案子,逝者遗产里有一套价值五十万的房产,遗产税算下来要交二十五万。麻烦的是房产还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变现,子女只能在低价抛售和迟交利息之间犹豫不决,做艰难的权衡取舍。


为什么遗产税和赠予税被放在同一个种类下呢?简单来说,这个税种可以看做是国税局对于资产传承的税收。


一个人想把资产传承给下一代,无外乎生前赠予和死后遗产这两种方式。所以美国税法规定了一个终生免税额(Lifelong Exclusion):人这一辈子,生前赠予和身后遗产加起来,只要总价值不超过这个免税额,就不会产生税收。反之,一旦超出,超出部分无论赠予还是遗产,必须全部税。


需要注意的是:赠予的定义很宽泛,比如替别人付钱,房产转让,银行汇款等等,只要你转给别人资产时没有收到合理的市价回报(market value),就算赠予。


比如说,我在房产的地契上加了孩子的名字,从法律上讲就如何应对美国遗产税法的变动等同于我赠送了一半房产给孩子,如果该房产价值两百万,我的免税额就相应减少了一百万。


当然,在终生免税额之外,每人每年还有额外的一万六千元年度赠予豁免(Annual Exclusion)无需申报,逢年过节,我们给亲戚朋友买个水果礼物是不会占用免税额的。


税改的陷阱


终生免税额会随着通货膨胀每年有所调整,但基本上只会在总统新政时才会有大幅改动。


对于美国公民或居民(非公民非居民的免税额和计算方式有很大区别,鉴于篇幅限制在此不表),过去十年的免税额如下:


(数据来自美国国税局官方网站 https://www.irs.gov)


可以看到,川普的税改使免税额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点,为很多高净值人群的传承铺平了道路。


我们来算一笔账:假设一个人拥有一千一百万资产,抛开州税不谈,如果这个人在 2017年死去,会有近六百万遗产要上税,按40%税率算,就要缴纳二百四十万遗产税;如果这个人在2018年死亡,则一分钱遗产税都不必交;可以想见,如果拜登按之前的口号把遗产免税额改为三百万,这个人随后死亡,就会有八百万变成可征税资产,换算下来要交三百二十万遗产税。因此,高净值人士花时间和精力做遗产规划是非常值得的!


然而,川普的税改也不是永久性的。即使后面两任总统都没有针对遗产税做任何更改,免税额也会在 2026 年自动变回以前的水平!


下图是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对遗产税和赠予税逐年会产生的收入预算。


(原图出自国会预算办公室官方网站 https://www.cbo.gov)


事实上,很多人仍然没意识到 2026 年免税额将会大幅缩水,届时缴税金额亦会大幅上涨,很可能比图上的预估数字更高,因此计划错误往往会导致巨额财务损失。


虽然人们无法控制自己死亡的时间,但如前所述,赠予和遗产是共用免税额的。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考虑通过生前赠予的方式在免税额高的时候把它用掉。


国税局已经在 2019 年登出告示说明,如果一个人合法利用川普税改进行大额赠予,在 2026 年免税额回归的时候是不会产生罚金的。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人在 2025 年把一千万资产赠予孩子(假设 2025 年以前从未占用过免税额),鉴于 2025 年的免税额高于一千万,该赠予不会产生赠与税。到 2026 年,尽管免税额回落到六百万左右,国税局不会因为前一年的赠予行为向他追讨超出部分的税务。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那么当下我们究竟要做些什么呢?


三年时间并不是很长,在已知免税额即将回落的大趋势下,可以考虑如下几点:


1.审视自身的资产配置,评估轻资产与重资产的比例,考虑高杠杆高升值低现金值(present value)的资产,方便在尽量少占用免税额的前提下进行大额传承。


2.及时做好传承规划,考虑做信托等方式提前把资产从自身转移出去,充分利用高免税额进行传承。当然,规划本身有诸多因素,每个人资产结构不同,提前赠予不一定是最佳方式,笔者不建议纯粹为用掉免税额而忽略其他因素的考量。


3.在购置大额新资产前应咨询专业人士。用个人,公司,信托还是其他主体购置资产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税务后果,而一旦资产到了我们名下就很难改变了。美国的税法纷繁复杂,加上与政治环境息息相关,种种的不确定性使得一套完善而有弹性的规划方案显得尤为重要。如何有效应对美国遗产税法的变动呢? –– 只有提前准备好各种可能性,才是避免掉进税务陷阱的最佳案。


About Author: Si Yang is an attorney and partner with Fuqiang Zhang-Geng Associates with offices in Manhattan & Flushing New York. He specializes in corporate law, family trust and estate law, and licensed to practice in New York and New Jersey.


杨司律师是法路通律师楼合伙人,在纽约曼哈顿和法拉盛均有办事处。 杨司律师持有纽约和新泽西律师执照,专精遗产规划,遗嘱信托以及公司创投,商业交易.


還有問題嗎?今天就諮詢↓


法路通律师楼


我们位于纽约市 皇后区法拉盛王子街39–07号4B室(王子大厦第四层)

3907 Prince Street, Suite 4B, Flushing, NY11354


曼哈顿办公室: 麦迪孙大道275号903室


275 Madison Ave, Suite 903, New York, NY 10016


联系方式/Contact US


欢迎事先预约,再前往律师楼


电话:718–321–7130


邮件:info@law-gz.com


22 次查看0 則留言